各位兄弟門 三十二年前 我們是考大學革命戰友 那時正是吸收能力最強的海綿期 甚麼知識

朋友都吸收 這也是人生最深刻記憶的日子

剛入學時 好像人很多 記得是55人 後漸漸稀少 以下是沒有音訊同學

張x錄 是小兒痲痺同學張x錄住淡水 那時他晚上在台北補習 用來三個月一期來回票 早上從淡水到北投 晚上由北投到台北 夜裡由台北回淡水 那時一週上五天半 時在辛苦 他就這麼孜孜不倦的來回三年 考上大學

胡x霖 狐狸是籃球校隊 前鋒個子高 很會說一些俏皮話博得女同學注意 力氣大 打球威面四方 是國泰女籃練球員 父親是軍人 後來退學了 原因不祥 

黃x心 是班上繪圖高手長的白白淨淨的混美術社 繪圖能力快且好 壁報文宣有他就搞定了! 高一下學期一學期都沒在畫畫 最後一天上課交了廿張圖嚇老師一跳 本來老師說他交不出來留級留定了 可見不知請了多少美術社高手幫忙 才完成

張x堅也是校隊球打得好 個子不高 運球利落 外線神準 後來留級了 因為花太多時間打球了! 留級後不打校隊專心唸書 考上政大 二十年後在報上看到他是證券公司經理 還是潛水教練 報載意外失蹤 同學都說他漂到菲律賓荒島了 因為同行還有另一女學員. 同學都不懷好心眼  

班長大大 余x晟 籃球校隊 有一女友寶寶 圓圓的很可愛 後不知道如何了 入學時也打籃球校隊 風光過一年 二年級收心讀書 我知他退伍後在榮工處上班 約45-7歲才結婚 越南來的小妞 婚後帶老婆到處炫耀給同學看 漂亮又年輕 但沒多久心血管疾病過逝 英年早逝 同學互勉年歲有了 不要逞強

張x騰 個子小小的 坐第一排 信基督教 信得虔誠 後念社會組 不太說話

林x宏 外號莊腳住陽明山 常穿個雨鞋來校之故  為人四海朋友多 因帶刀事件轉學了

溫x雄 高二轉學去中正高中上成功嶺時有遇到過他

陳x雄 這個乖孩子 白白乖乖的 不和同學說話 南部人 不知去向 太乖了三年說不到10句話 屁魔怕他走火入魔 硬塞兩本進口的Playboy 給他 教他學習做人 我們這些同學 實在處心積慮帶壞別人

陳x自 白哥交友非常廣擴 到校後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都有哥兒們 後來留級後轉社會組 社會經驗豐富 不知他錢哪來的 常常掏出一大把錢

張x財 唸沒幾個月打架退學 去唸華夏工專 打起架來雙手快速兩側攻擊 沒別招 但都打贏 勸架都來不及就分出勝負了

羅x皓 茶古很會東拉西扯沒有重點 高二時轉學去新莊高中 和蠻牛是好友 語不驚人死不休 轉學原因不祥 後來經營直銷公司 規模浩大 我一直沒有進一步消息

劉X棟 戴眼鏡 乖乖的 在編委會混 後唸社會組 與阿呆常混在一起 

連x炎 籃球校隊兼鼓號樂隊 吹銅管號 放學降旗時練習 常吹一些脫衣舞調子娛樂同學 但在二年級時改姓林 他是一年級降轉的 我和他常斯混因住得近 後我改搭火車就少來往了 他是經歷非常完整的人 也非常豐富的人生經歷 寫三本小說都交待不完

高一時 學校一帶有人恐嚇勒索 那時風紀股長陳說  要是來班上搞這個 前後門關起來 不放他走  果不然 4個人到班上勒索 他們說把錢放桌子上不準動 前後門煞時被關住 班上有人喊不準動 掃把畚斗 椅子往那4個人丟 可憐 那4個花襯衫的笨蛋 如喪家之犬 狂奔而出 從此在也沒有到教室勒索這檔事

高一時圍牆有破洞 破動處 有一老退五軍人早上升後準時在此賣油餅 好像一個兩元 自行加一些辣油 味道還不錯 後來新主任教官到補了洞  杜絕學生買油餅 以收管理之效 終於把他趕走 他還揚言與主任教官博命 想想 還不是糊口飯吃 讓他進來賣 又可管理 福利社東西又難吃 想想我還真少去福利社

那年雞絲麵是十元 就是陽春麵加上雞肉剝成絲  雜醬麵9元 吃雜冰五元 就是刨冰淋上糖水 放上仙草 綠豆 粉條 脆圓等 山腳下那家阿珠麵店 不過我沒花多少時間光顧 大多在趕補習班匆忙來去 

那時坐火車到校 由台北到新北投三個月128元是季票 我一直坐到畢業了 北投線還沒拆改捷運 我與好友永健常搭車去北投換淡水線回台北 蠻懷念的 那年許許多多的小販都搭淡水線去士林菜市場 有遇到賣橘子 賣菜 賣蒸籠 賣魚 丸子 他們在火車上就交易起來了 好不熱鬧 我也只能聽聽 了解一下市場變化 

學校兩次大對接力我們都拿冠軍 班上有籃球校隊五人 進學校時55人 升二年級時 剩32人 退學 開除 轉學 留級 

一年級下學期時 學校圖書館開幕 從此 同學都留在學校混 那棟圖書館大樓是我印象最深刻之處

二年級時去爬北投中正嶺 山上用樹植了中正二字 一早全班集合去規定要穿皮鞋 隊伍出發前 教官發現有一名同學穿布鞋 要求隊伍停止 那時莊腳仔 馬上拔腿開跑 班長被叫去司令台 記錄姓名 後莊腳回來 說去換鞋 那時非常轟動 對抗體制真要勇氣

高二時班上來了一批人 大多是辭修高中轉來的 和夜間關閉後 轉來日間部的 包括

李x龍 辭修高中轉來的數學超好 後來考上中央數學系,還做過新黨的台北市議員

吳x俊 辭修高中轉來的 好像是化學很好 帶刀事件後回辭修去

張x德(班長) 降階轉來 後又走了 他是很好的管理及繪畫高手 繪圖一流 功力好速度快 個性耿直 一直沒緣看到他在傳播界大展雄才 說不定已到某個境界

張X寬 家裡賣布匹(夜間部轉來) 英文很好 騎機車上學 常帶同學回台北 我知他在高中就在家裡經營生意了!

謝X財(辭修) 高三與老師衝突 被記小過 從此不理會老師說 獨來獨往 退伍後考上中原大學 後去當桃園當國小老師 也不與同學聯絡

曹x立 (新莊高中轉來) 口才好 演講比賽優勝 天生業務人才 逢人說人話 很會吵熱場子 有他就有歡笑 反應飛快

廖x科 很乖 先住中山北路 巷子口有一大牙齒招牌 後搬去桃園縣南崁 我去他家才知桃園有一南崁 後常與許x朝常來往 因兩人的老婆竟是同校同學

高二秋天 屁魔說周導師父親過逝 每人交50元 全班去 全班儐儀館集合 去公祭 校長老師 各科主任到達 第一次進儐儀館 人生感覺進入社會了

帶刀事件  ---  校慶時與九班發生衝突 由莊腳帶武士刀到校 長短刀數把 準備撕殺 結果被教官逮到 吳X俊退學 莊腳轉學 班長張X德後來留級 元氣大傷 屁魔高三後唸三年五班,高三下(大過兩支,小過太多)才轉學(寄讀)
 

四月天暑假前時有人提議去後山偷拔蓮霧 帶了書包登山背包去 滿載而歸 那年把河比賽 口號蓮霧  蓮霧 蓮霧 敬拿全年級冠軍 壞事傳千里 第2次去 果農武裝 棍棒刀械候駕 同學逃離如喪家之犬

高二升高三時時 我們班被周導師 拆成五六班 全班同學都各自奮鬥 最後一天我們在期末考後 全部聚在一起 討論兩件大事

1. 說班費還剩 120元 應該怎麼辦 有人提議 買兩包煙 大家把他抽了! 一下子就 全體通過  那時洋菸一包60 長壽一包15,16 果然同學就去買兩包More香煙 分給同學 在班上點菸 抽了起來  一時教室 猶如起大霧 由窗口冒到外面 那時全校只剩我們班在教室 誰知突然有人說看到 猴子教官在對面棟 看到了我們  一時全部鳥獸散 衝出校園 在賣油餅那邊集合 一轟兒散 那個場景 記憶猶新 其音言猶在耳 

2. 我們被拆班 怎麼辦 要聚眾抗議嗎?  要燒學校嗎? 要鬧學潮嗎? 但後來呢? 不了了之 沒那個膽

高三時各自為政 補習考試 各自解散

高三 自然組有

2班 游X華 謝X財

3班 曾X鵬 周X智 陳X宏 傅X甲 周X奎

4班 林X炎 蔣X和 林X寶 廖X欽 楊X林

5班 許X朝 陳X祖 王X國 臧X允 劉X行

6班 李X龍 羅X發丁X良 李x龍

7班 曹X立 廖X科 彭元道,張述彭

高三社會組有

14 蔡X清 陳X隆

聯絡上的同學如下

X 住土城 目前在作工廠的管理 兼賣皮包 他是非常能變通的 之前他在林口經營水族館 因本來在水族館零件生意 頂下了水族館  之後水族館放棄經營

曾x鵬 住板橋 還在當大學教授 博士身份 未婚 

周x智 住台北市社子附近 經營印刷超過30年 我們在唸大學 他已在作生意 還有小寶寶了 老婆還是高中那個

陳x宏 住北投 公務人員

傅x甲 住三重市即將退休 退休後會回苗栗養日本雞 和種葡萄 30年來都沒參加同學會 見面才知一直在環南市場收費站 工作了二三十年

周x奎 住台北市 海關工作 已前常請假 不知何故 有時坐火車遇到 97年同學會酒酣耳熱之際 拍桌大罵 眼淚打轉 周導師怎麼可以把我們拆班  怎麼可以把我們拆班 事情已過了30年了 還餘恨猶存 我才明白 一件小事刻印在心田裡有多深厚

廖x欽 阿呆住台北 自己經營旅行社 賣機票 兩岸航線有聲有色 他老婆還是以前高中交的那個林x瑤 共生了3個小孩 他的名言 這一生最津津樂道的就是有這一幫豬朋狗友

楊x林 住永和 與哥哥在大陸經營繼電器工廠 常來往兩岸 妻子是台南人 追這個老婆時週週台北飛台南 轟動武林 小道消息很多

林x寶 住台北市 以前經營的房地產 兩次同學會沒到 不知現在如何

林x炎 以前是軍樂隊大喇叭手 籃球隊員 讀台中逢甲水力系後不唸了 住彰化 現住汐止 和哥哥經營雜糧批發本來家裡就是麵粉生意  煩忙 兩次同學會沒到 人生經歷完整 唸大學時為買音響還去送瓦斯 同學都以為他欠賭債 都來勸他不要再賭了 啼笑皆非 唸書時住新生南路 與阿呆家很近 也常來往 

蔣x和 從高一 每天一大早作火車去學校 獨來獨往 住台北市民權東路 郵局資深經理 夫妻都在郵局 老婆還是以前高中交的那個 與廖x科常有互動

臧x允 家中是公教人員 規規矩矩 沒有不良記過 一切照規定 住桃園 夫妻都是公職  育一男一女 目前官拜少將

陳x祖 當過媒體記者 屁魔還是當記者 還經營沙拉生意 配銷各大賣場 他唸到研究所 育有一男一女

王x國 經營家具外銷 生活優閒 有一男一女 老婆在公司管他 常與許x朝來往

許x朝 經營汽車零件加工 外銷 有一男一女 老婆在公司管他

羅x發 住木柵 還在公家機構 為人耿直 一層不變 一直到今

丁x良 銷售IC進口 兩次同學會沒到 上次見到人開一部高級進口車 非常發達 他在美國住了蠻長一陣子

曹x立 住內湖 經營電腦軟體 口才一流 沒變 臉上多一撮小鬍子

廖x科 住桃園 去大陸工作 有一男一女 一直做光學相關事業

陳x隆 住北投 與沙拉醬同學共業 兼開計程車 未婚女友交往中 辦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婚禮 同學老是老 鬧場的花招仍然依舊

賴x德 住北投 證券商 光鮮亮麗

侯x盛

洪x元 住五股 電腦批發 常會在光華商場遇到他 結婚最早 忠厚老實

李x龍 不知去向 當過市議員

蔡x清 人去巴拿馬 他的西班牙語可以作老師 聽阿呆說他還教過周導師 師徒易位

邱x威 人去美國

張x彭 小弟叫他憋三,成功夜間部轉來的,也可能去美國了
去美國 聽屁魔說娶同學 三年15班門x航 為妻

彭元道(復興休學二年級時轉來十班)後來重考改念社會組上淡江,整天在籃球場混,可能去美國了

劉X行 不知去向 我在大一(1978) 過年前在前信義路新生南路口 空軍軍官俱樂部活動中心辦的成衣銷售會遇到他和他媽媽 妹妹銷售牛仔褲 後不知去向 當時我還向他買了一條台幣420一直穿到當兵 之後我聽王哥說因為他和陳X宏 同追一女友 發生衝突 不在與我們這群狐黨來往

老師

周導師 戴眼鏡 剛剛從政大畢業就來教我們 同學包括我對她不服 畢竟一個剛出校門的畢業生教一群各路好漢不易 尤其我們這一票不知天高地厚 不服倫常的孩子 要馴服不易 沒有三兩三 如何稱霸梁山 對周導師有一些不服 老來確有一些些自覺不是之處 自己當爸爸更覺如此 人不軽狂枉少年 我們這麼一班超輕狂之徒 真為難她了!

陳x清 國文老師 脾氣好 教學認真 非常仔細教學 我有一次問她問題 竟然帶書來解釋給我聽 問他三字經上下文 她還買書送我 我非常尊敬她 在我們升高二時退休

小瓜呆老師 國二國文老師  抽煙 同學在課堂上還拿煙請他 他嚇一跳 怎麼學生也帶煙 為人和氣 有一次阿呆上課在睡覺 老師把他打醒 武林說小瓜呆打阿呆 全班笑翻 考軍訓課同學擺了一包洋菸在講台上 他竟然中計 到教室外抽煙 全班還有客氣不抄襲的嗎 考全校第一 引起教官非議 導師揚言重考 分數差10%以上算作壁 後不知怎麼沒再追究 老師本身住北投 有一次談到分別 他與以前女有在南京分手 說有緣相見無緣各自婚娶 說到痛苦處 十分感人

謝x珠 化學老師 認真教學 但我們很皮 班上有去補習班的讀自己的 沒去補習班聽她的 一班分好幾塊

X堂 數學教我們一年級 剛開始交高中 同學老師都在適應 不知教學何事

英文老師 長得有氣質 又有學問 同學老愛問她有沒有男友 她都說沒有後來才說已結婚了! 全班譁然

生物 老師 有點禿頭 剛結婚有一些反覆無常 不知喜怒 同學都怕他 我們沒甚麼人考醫科 所以沒人花精神讀

王教官 剛到校 個子不高 住學校附近 鄉音重 我們讀書時他的兒子還沒上學

彭教官 只到校一年後 調去珠海中學 非常負責 但學生就是討厭這種教官 後來聽屁魔說被珠海學生從屁股插了一刀 那年學生真不好教

溫教官 個頭大 聲音宏量 與我們認識一年就調去建中 常抽Kent 洋煙 氣勢壓人

李x幸 化學老師 有一小女兒常帶到學校來 同學好像不太怕她 常照課本上課 印象不深

物理老師 華x瓊 與化學老師差不多 認真教學 但我們很皮 班上有去補習班的讀自己的 沒去補習班聽她的

阿珠麵店 一位退伍軍人夫妻和女兒阿珠兒子 賣些雜醬麵 餛飩麵 冰品 養活一家 那時廁所旁有一桌子 是我們班專用 同學抽煙聊天都在那裡 所有情報都在此交換

猴子教官 個子瘦小 話很多 很苦口婆心 學生不領情

海軍教官 微胖 從沒上過船

2009 盛夏 曹X立 舉辦卅年同學會到場人數最多 約廿人 非常成功 熱鬧感謝 席中最令人感動就是周X奎 非常氣憤 拍桌大罵 當年周導師怎麼可以把我們拆班 邊說邊流淚 害我不得不暖場告知店老板 我們這幫同學高中後就沒再長大了! 尤其同學見面 馬上變回高中生

2009 秋月臧將軍晉升酒席由羅X發主任舉辦 盛況不凡 到場人員眾多 (約廿個) 賓主盡歡

2009 Dec X隆 決定於12月6日假大度漁港餐廳 舉行結婚典禮 約廿年沒有收到同學的喜貼了 盛大慶祝 喜貼由曹X立總經理提供 盛感隆恩 不克當庭致謝 定於喜宴之日舉薄酌敬之

2009年 1217賀 本班同學陳X祖 榮升採訪主任兼特別助理

Apr22-10.  公司有一些些生意機會給游X華 今天他來公司 好久沒見面了 他一直說兒子唸那個 南部的興國科技大學 他們同班同學一同去的 一個一個轉走 學校搖搖欲墜 趕緊把兒子也轉走了!  降轉到台北黎明科技大學 一降轉多花十幾萬 女兒本來在阿瘦皮鞋 儲備店長 結果公司把她調到三重 下班時都到晚上11點 到土城的公車都沒了 上班不到兩個月 就因路遠離職了! 老婆現在以經十幾天沒看到人了! 大陸客來太多了! 忙得不可開交 家都回不去 嘀嘀咕咕的 真適合當廣播電台 內容不扎實 但不至於不連續

Sep10-10 X祖連任 當選 環境健康協會理事長

Sep10-10 聽陳X祖說阿呆現在代理了四川 廈門航空公司機票 很有搞頭 連他妹妹也在公司上班

Sep20-10 曹立 泳渡日月潭 成為同學模  有證書為憑

sep 23 王哥打電話給我 說現在每天跑步 跑3公里多 有時一天跑兩趟 他是空軍飛官體位(當年讀空軍飛行學校)  為人耿介 現在大兒子讀淡江 二女兒高中二年級

Dec04 屁魔和老婆 許X朝和老婆 一起去台東看養殖場 7.6公頃 第二次到台東 上一次已經是30年前了 我們一起搭飛機去 非常震撼到 機場 車站附近的房子還是2-3層樓 養殖場只蓋一間鐵皮屋 整一部份地作養殖用 已經花了兩千萬了 不可思議 只有電 電話 和一張水權證 可以用海水 地下水 沒有自來水 天然瓦斯 附近還有一些些的公營建築物 都是海洋所作深海魚苗育種 保種的 將來有可能是他們的客戶  

May25-2011 陳*祖來訪 談到楊*林兒子要去TVBS實習 還把學經歷傳給他 我們同學的小孩都大學畢業了 還真快

Jun10-2011  游*華 到許*朝公司 一趟 說今年被車撞了 手臂骨折 一個月前才拆掉護具 聽了觸目驚心 他老婆餐廳接大陸的旅遊團生意好的很 女兒郵政特考及格去郵局上班 穩定工作 要進一級考試 兒子在讀大四

Aug18 -2011 Fellows    同學到大陸探親奇遇  年老可為回憶

      8/5與老媽去貴陽探親(當然直航票是向阿呆老妹買的,老媽留貴陽,我8/9一個人去重慶,想看看這個山城,重慶呆了三天,8/12搭夜車由重慶回貴陽,由於陰錯陽差,沒買到軟臥,生平第一次搭硬臥。上了車差點昏倒,因為居然沒有冷氣,重慶的氣溫39,車廂內如同烤爐,很多男生都脫了上衣拿著扇子在酷熱下等車開,我實在不習慣,只好忍著,沒脫上衣,在火車上車處透氣。忽然聞到一陣香風,面前出現了一位重慶大美女(真的有電影明星水準),帶著一付太陽眼鏡,緩緩走來,此姝看來二十出頭,通常不容易在車上碰到,因為這等美女通常有男人開高級車接送,我猜大概也是和我一樣,陰錯陽差居然上了沒有冷氣的硬臥。隨著香風望去,她居然與我同一間房,臼字型的三層硬臥,她在左側中舖,我是右側上舖。美女看到我在看她,微笑了一下沒多說話,就爬上了他的中間臥床,吃了些點心,喝喝水,大部分時間安靜的躺著,偶而下床拿著小手帕由我面前經過,去洗手台,洗洗臉擦擦汗。我因為在最上舖,所以一直沒爬上去倒著,就坐在硬臥車廂的小椅上,所以他的每個動作都看的很清楚,甚至連他腿上的微細汗珠都看的到,!對了還有她的每個動作都感覺很優雅。

    晚上9:30快要熄燈了,我只好爬上最上舖的床,她的頭靠窗倒著,我因為在最上舖車窗部位是斜的,所以我腳在車窗部位,頭靠走道方向,此時我與美女成6 9臥姿,(請注意我們是臼字型床型), 美女雙目微閉,35 or 36的豐滿胸部一上一下,雙手放於小腹處, 更可怕的是他有一雙筆直潔白的美腿,就放在我約1.5公尺的七點半方位(我在三點位置)。因為很熱,她穿的是短袖輕薄的白色小紅花T,配上黃色短裙,(我說過他的動作一直很優雅,連睡姿也是如此,雙足腿根交錯, 雖然內褲一直不會外露,

但是大腿3/4都在我的眼前。隨著電風扇的搖擺,香風一陣陣在鼻尖繚繞,那種香味不是廉價香水的香,是少女配上香皂與洗髮精的特殊體位,加上他胸部的上下起伏,我他奶奶的也是一會兒硬,一會兒軟。

    !10點一到,更可怕的事兒來了,火車熄燈,走道上的防摔小燈亮起,一柱光線,就照向了大美女的腿上與身軀,媽的!產生了舞台效果,全車廂漆黑,只有我是一目暸然,請注意因為隔間還有角度,全車只有我看的到, 媽的! 隨著電風扇的搖晃,車廂內一陣汗臭, 一陣香風, 外配火車聲, 打鼾聲, 外加1.5公尺特殊燈光效果的美女夜臥圖…………………………………..我他娘的一宿沒睡, 撐眼煎熬到天亮。一直到6:00我下車,美女還是躺著, 她還要搭好幾個小時才會到站。唯一慶幸的是,我的年紀到了知天命的境界,有些事兒只能看,不能做,幫我控制住了場面。 否則搞不好要上大陸的新聞了, 台灣怪叔叔在火車上, 強X………………………………………………

 

媽的!人生最痛苦的一晚

Sep18-2011 x華約許x朝拜訪廖X科 中秋過後才去見廖爸廖媽 已經過了大半年了 才知廖X科目前服務公司供應ipod 的鏡頭 鴻海供應商 因工廠在大陸 每35天回台一次 難怪我一直沒有他回台訊息 還受廖嫂弟弟之邀去張家土雞城喝啤酒 席間知在座有他們作工程公司的朋友 游X華服務的公司一年365天都不能請假 六年來一直全勤 連過年都吃中午年夜飯 令人佩服

Sep 21 -2001 X立來email -

痞子兄弟們

游明華葛格說好久沒有舉辦同學會了,他辛苦的一通通電話與大家連絡,誠意十足。
昨晚他要我幫他發mail 提醒一下, 因為游葛格通常都是以毛筆發文寄帖子或用摩司碼打電報邀約,
因為擔心有點慢,所以在此提醒大夥兒一下。
主辦人: 游X華先生
時間: 中華民國  辛卯年  丁酉月 奎末日(木)  巳时末 午時初
ㄝ..................靠杯! 九月25禮拜天上午11點啦! 
游葛格特別有指示  要求大家上午11點到,請別忘了
 
地點:土城海霸王
236新北市土城區中央路一段22號
02 2266 4835 ‎ 
 
捷運亞東醫院2號出口,步行一公里可達,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是好漢就不開車去,自備司機(小三或老婆開車)則可
 
在此感謝   游公 明華先生 的辛苦 
 

9月25日2011 游x華主辦 每一個同學都一一的請 還打去查號台問才來這麼多人 同學約土城海霸王吃飯 約中午 11:00 共有14位同學到 只開一桌 同學都到的早 陳x隆與新婚妻子也去  同學中周x智不能喝酒 說腳腫起來 

1.陳x宏調查局

2.丁x良電子業自營商 ,女兒紐約大學讀書 一年花200萬

3.周x奎 海關服務,

4.楊x林Relay作的少 多致力於端子與光接頭,

5.陳x隆 自營車行

6.曹x立 軟體公司自營商 天天游泳健身

7.廖x欽 旅行社負責人女兒波蘭讀醫學院

8.賴x德 元富證券

9.蔣X和 郵局

10.許x朝 汽車零配件自營商 兒子當兵 女兒大三讀設計

11.王x國 雜貨外銷自營商 兒子讀淡江大學 女兒高中

12.游x華 倉庫管理皮件買賣 女兒今年考上郵政特考服務郵局

13.羅x發 中鼎工程師  最晚來

 

楊x林說兒子讀交大電機 差一分就讀台灣大學 蠻能讀書的 三次代表國家到美國參加奧林匹亞比賽 

林x炎說沒想要參加

侯x盛說要送兒子去台中體專上課

廖x科說要回大陸工作

洪x元說母親生病照顧中

張x寬 到台中出差

蔡x清在巴拿馬

臧x允受訓不克參加  

陳x祖沒來參加因為勃子腫起來

陳x清也聯絡到了

十二月12日2011 -

曹x立來文 全文照登

Fellows:

    上個週五12/9去新店參加一個同行的婚禮,同行友人四十多歲才婚,放帖給我時,還被我嘲笑,那麼老了才婚。

    到了飯店,一陣寒暄,招待安排我到十號餐桌,同桌的都是以前供貨商的年輕業務,認識其中一半人,大家看到我堅持要我做大座, 說我是「德高望重的前輩」。心頭一陣不詳,迫於無奈,只好坐下。年輕人互相談天,偶而插上兩句話,隨著重點來賓致詞結束,終於上菜了。服務員上菜時,大夥各自比拼內力,轉動中間的餐盤, 我內力不足,拼鬥不過眾人,每道菜都推到我的面前,謙恭有禮的對話又出現了: 曹總,請您先開動,否則大家不幹動筷子」我內心淚水已經流出, 但只能含著笑容,先幫左右兩人夾菜,然後很有禮貌的說來來來,大家別客氣,一起來,於是眾人,才紛紛開動。席間舉杯敬酒,杯杯都由我開始輪,隔壁桌的來敬酒亦皆如此,心裡真不是滋味。席間半場,新娘更衣,隔鄰數桌的同行王XX ! 曹總好久不見,一陣敬酒說了堆客套話,拿出相機,幫我與大家照相留念。接著問道: 曹總 您有Face Book帳號嗎?」告知其帳號時,帶血的一刀砍向胸口「 ! 曹總 依您的輩分還有在上Face Book實在太厲害了。您要把我連上呦! 此時內心流的不再是淚……應該是血。真想抗議, XXX 我除了中間「微軟」,其他部位都是「華碩」(堅若磐石),內心還很「奔騰」的,可惜為了維護形象,我沒種說出來。此時食不知味,酒席菜還沒上完,看到新郎向外走出,想趁機打個招呼要閃人了,對大家推說家遠,所以要先告退,更可怕的事又來了,全體站起來,拿起酒杯,說「 曹總 下次有機會再聚。」…..我終於逃離了這個可怕的婚宴。

     ! 我成了德高望重的前輩, ! 體會終於體會了友人,搭公車時,眼睛欣賞著年輕辣妹,結果辣妹站起來讓坐的滋味「阿伯  您請坐」。 我想,下次也快要輪到我了。

2012 06/17

X科母親過世(張母劉月娥女士)

( 人過世後回歸張姓)

17日上午10點公祭。

地點;桃園市大有路916   桃園殯儀館天德廳

念祖  敬上0936-451550

到場有 組陳x祖 臧x允 曹x立 許x朝夫婦 廖x欽 周x智 蔣x和 王x國(提前一日前往) 陳x隆(禮到)